文章分類

  • 新闻公告
  • 商城文章
  • 瀏覽歷史

    報復小三 搶其老公

    蕓蕓 / 2016-07-19    

    發現老公程奇花心是兩個月前。是手機短信,讓我看到他曖昧的開始。

    程奇總是晚歸,總有理由。五一人家都休假七天,他說公司忙,不休假。我打他的電話,聽到麻將聲,他支支吾吾。晚上他回家了,我軟硬兼施,“說,打牌的人裏面有給你發短信的那個女人?”

    他終於承認,有。那你們是什麽關系?他又承認,我對她的感覺就像當初對你的感覺,相見恨晚……我拿著雞毛撣的手顫抖著打不下去。我拿出手機,翻出早就存在裏面的號碼,把那個女人儲存的代號設為“老三”,這是我對第三者的蔑稱。


    程奇從高中就開始追我了,到大二我們才牽手。他對我太好,天天電話短信,圍追堵截。因為他的癡情,我整個大學期間眼睛看不到別人,心裏滿滿的全是他。

    大學畢業後,以他的專業不是很好找工作,他在家裏呆了兩年,而我的工作一直很順利。那是仿徨苦惱的兩年,程奇漸漸沈溺於網絡。我把工資分成兩份,和他一起用。

    我鼓勵他不要消沈,又督促他自學了計算機專業。這也是後來他說和“老三”在一起輕松開心而和我在一起壓力太大的原因。“她就從來不跟我定目標定計劃!我和她在一起很輕松,吃點小飯,打點小牌。我沒出息,就喜歡這種生活!我不喜歡和你每天緊張兮兮地過日子!”

    程奇說這話是找抽,我不抽他他媽也會抽他。他想過沒有,正是他聽我的又學了計算機專業,才找到了工作,並且成為公司計算機操作與維護的高手。沒有壓力哪來動力?共苦的日子過去了,程奇現在要和別人同甘了。沒那麽容易!

    “老三”的真名叫吳麗,我說我是程奇的老婆,想找你談談。她的淡定自如是我沒有想到的,她的邀請更讓我沒想到。

    我去了吳麗家。見到她我有兩點意外,一她不是個漂亮的女人,甚至有點醜。二她的家相當漂亮,三居室裝修風格大氣而淡雅,看似不經意的擺設其實飽含個性,書房裏貼的電影海報和房間裏大量的綠色植物,讓人覺得這家的主人品位非凡。


    事先我已經了解到,吳麗的老公何帆是一家外企的設計總監,收入豐厚,每天開著私家車上下班。而我們家的經濟狀況才剛剛有所好轉,程奇的車還不是小轎車,是摩托車。這麽好的生活不珍惜,我為吳麗惋惜,也為她老公抱不平。從程奇那裏我得知,吳麗是個很會說話的女人。她自如地遊弋在兩個男人中間,告訴程奇“我不會放棄現在的生活,至於你想放棄什麽,那是你的事”。

    想到這裏,我很氣憤。我對吳麗說,有些感情放在那裏本來很美好,你去撥弄它了,它反倒成了眾矢之的,不堪入目。吳麗態度很是傲慢,她居然用一種教育我的語氣說:“男人是風箏,你把線握在手裏就行了!別管那麽多!你管那麽多只會讓他更煩!你愛他,就要讓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情!”“包括和你發生婚外情嗎?”我刻薄地反駁道。吳麗像被蜂蜇了一下,用目光死死盯著我。我看著這個和我同年,同樣結婚四年還沒孩子的女人,心裏有一種解恨的感覺。她那麽囂張,卻裝得那麽淡然。離開吳麗家時,我囑咐她,不要再約我老公談什麽了。她滿不在乎地說,“那是我的事,你只管做好你自己!”

    我還沒到家,程奇就被吳麗約了出去。那天他很晚才回來,我等他解釋。他卻瀟灑地整理起自己的衣服。“我愛上吳麗了。你接受就接受,不接受那是你的事。我回我媽那住了!” 我目瞪口呆,怒火中燒,和程奇鬧得很厲害。我寫好了離婚協議,他居然滿口答應地簽了字。後來因為他沒帶戶口簿而沒有辦成離婚手續。

    我和程奇那麽多年的感情,竟被一個長相平平的女人搞得搖搖欲墜。我不能就此罷休。我決定去找吳麗的丈夫吐吐心裏的苦水。吳麗那天說過這樣一句話,“你去找我老公吧,我的事他全知道!他不管我!”我不信天下竟有不在乎妻子做第三者的男人,我想和這個男人聊聊,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也好。

    幾天後,機會來了。我的一位同學和程奇也是同事,從她那裏得知吳麗去外省出差。晚上我去了吳麗家。這是我第二次去吳麗家,為我開門的男人有型有款,彬彬有禮。我介紹自己是程奇的妻子,他一臉茫然。我這才知道吳麗在撒謊,何帆對她在外面的事情一無所知。

    我簡單對何帆說了“我丈夫和你妻子的事情”,何帆很驚訝,但他表現得很鎮定。他要我冷靜,說理解我的心情,“你想你丈夫的心回家,我會配合你!”何帆的大度和隱忍,讓我心裏沸騰的火焰熄了下來。我毫不掩飾對他的好感,我說,看到你以後,我為你不值。吳麗太不懂得珍惜你了!何帆笑了笑,送我出門。吳麗哪來的福氣,有這麽好的老公,這麽好的生活條件,卻不懂得珍惜!

    那以後,我經常給何帆打電話發短信,溝通信息。有次吳麗打電話給我,咆哮著要我以後不要再找何帆了。我以牙還牙,冷笑道:“那是我的事!你只管做好你自己!”

    吳麗出差回來後,何帆好好批評了她一番,要她以後和同事之間註意分寸。吳麗不承認有什麽,她說和程奇是普通朋友。“我知道她有點瘋,這樣吧,讓我們慢慢解決這事。相信我,會沒事的!”何帆這樣安慰我。

    我對這個男人的喜歡情不自禁。我發短信給他:我很欣賞你。他回:謝謝。我只是不想折騰生活,讓我們都生活得平靜一些吧。他越冷靜,我對他的尊重就越多一分。他越保持距離,我就越欽佩他的潔身自好。可我心裏也暗暗失望,惆悵無比。我說不清這種感覺,但我的興趣轉移了,我在關註何帆,娶了吳麗這樣的妻子,他一定也是委屈的吧?

    程奇和吳麗的事情鬧得單位都知道了,領導決定把程奇調到外地去。送程奇的不是我,是吳麗,程奇恨我。他覺得我不應該去找吳麗,更不應該去找他們領導。誰不知道受了傷的女人是失去方向的豹子?我不能保證我會咬到誰。

    一天下午,我接到一個電話,是程奇的手機,聲音卻是吳麗的。她說,你知道我現在和誰在一起嗎?我在用誰的手機和你說話你知道吧?我冷冷地說:“我知道。你不是想要那個男人嗎?我讓給你!你威脅不到我了,因為我不愛他了!拿去吧你!”我收線,馬上打電話給何帆,告訴他,他老婆正拿我老公的手機向我挑戰,何帆馬上和吳麗聯系……一會兒吳麗又用自己的手機給我打電話,她氣急敗壞地在那邊喊道:“你以後少和我老公打電話!”

    “這你可管不著!”我說,“你覺得愛別人的老公理所當然,那別人愛你老公也理直氣壯!你不是說,愛一個人就讓他做他想做的事嗎?” 吳麗搶過我的話說:“你有那本事?我家何帆會聽你的?你覺得他會愛上你?”“會的,現在不會以後會。我會讓他愛上我的,你放心!”我說的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。

    此時,我已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愛上了何帆,還是僅僅想報復吳麗。常言道,報復他就讓他失去最在乎的東西。吳麗在乎何帆,失去他,她將一無所有。電話那邊,頓時沒了聲音。

    一切從安靜開始,喧鬧不是深情的土壤。愛情的粉碎和重建,都從安靜開始。每段感情的碎裂,大慟過後都需要我們冷靜地清掃現場,從中發現蛛絲馬跡。真正的勝利不是現在,而是後來的延續。

    表面的爭奪,贏了之後,有更多的怎麽辦在等著我們。有時輸反倒不是壞事,不過是從零開始。不過是上帝又給了我們重新選擇更好的機會。

    用戶評論(共0條評論)

    •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
    總計 0 個記錄,共 1 頁。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
    用戶名: 匿名用戶
    E-mail:
    評價等級:
    評論內容:
    驗證碼: captcha

    商店幫助